血盆狱:“女性不洁”在中国宗教中是怎样形成的?

现代中国,一些女性仍旧认为在月经期间参与佛教或者其他仪式是对神灵的污染。这种“女性不洁”的观点在古代中国是如何起源和发展的?月经和孕期的妇女究竟能不能参加宗教仪式?

中国古代,人们普遍认为女性的月经和生产是污秽而禁忌的。汉代成书的《淮南万毕术》建议将死去妇女的月事布在七月七日烧成灰,置于门楣上,以避免鬼魂徘徊不去。唐代,孙思邈在医书《千金要方》中就提出了“妇人月事未绝而与交合,令人成病”。古代中国的医学没有探索女性月经的秘密,而简单地告诉男性,此事不洁,需避之。

佛教的《血盆经》全称《目连正教血盆经》,描述了目犍连游历地狱时见到许多女性在血池中受苦的经历。他得知此地狱是为那些“产下血露,污触地神”的女人所设,她们只有在喝完所有血水后才可以进入轮回。 目连作为释迦牟尼佛的弟子,在中国的语境下,总是被代入拯救母亲的角色,如在《盂兰盆经》中他拯救了沦入饿鬼道的母亲。《血盆经》 是唐宋时期就已经形成的伪经,并不载于大藏经,但这并不影响其在民间的广泛流传。《红楼梦》中就有女子生产过后请僧人念《血盆经》的描述。甚至在现在台湾,仍有血盆会的宗教仪式。在这个仪式中,儿子需代替母亲喝下红糖水或酒来减轻她的罪孽。

中国本土宗教和宇宙观缺少对女性的认知和解读。儒家并没有对女性,尤其是母亲与儿子的关系作出解读;而简单的将母亲置于“父母”的概念之内。道教更是没有对孝道和家庭的诠释。佛教进入中国后正是利用了这一缺失,大肆宣扬佛教对母子关系的解读来吸引更多的信众。目连救母故事的广泛流传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古代中国的女信徒认为她们的身体本身不洁,而是不洁的原因是因为月经和生产。儿子由此欠母亲“怀恩”和“乳哺之恩”。所以,想要拯救母亲于血盆地狱中,就必须由儿子(女儿并不是重点是因为她们自身不洁且婚后属于另一个家庭)给寺院捐献香火;聘请僧人或道士做血盆斋,念血盆经来完成净化母亲罪孽的仪式。这个仪式也侧面反映了男性的“洁”和通过佛教来完成的尽孝。

约成书于宋元时期的《元始天尊济度血湖真经》是一部道教借鉴佛教《血盆经》的伪经。这部经文用了大量篇幅描述了女性如何“五浊形漏”,以致“月水流行,洗浣污衣,或育男女,血污地神”。同时,一些孕期的意外也被认为是女性的罪孽。与《血盆经》相比,此经既没有对女性抱以同情,也没有提出儿子可以拯救母亲的方法。如果说佛教《血盆经》的重点是报恩,那么《血湖经》则侧重于道教对女性的救赎。道教一些经典支持女性的修行,但是也特别提出月经对女性身体的不良影响。

这些后期产生的“女性不洁”观点并非是出于佛教。四世纪时,鸠摩罗什翻译的《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完全没有提及女性的不洁,反而认为女性的血变成了母乳,使得母亲憔悴。生产并非女性的原罪,而是天职,所以子女才对父母“恩重难报”。一般认为《血盆经》是在寺院僧侣之外产生的,受到了医学和民间信仰的影响。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中也批评道《血盆经》不过是一些僧人为骗取女性的财物而特别伪造的佛教经典。“女性不洁”的观念在宗教中缓慢发展和加强的,即便如此,佛教也从未提出经期妇女不可参加佛教仪式。

参考文献:
Cole, Alan. Mothers and sons in Chinese Buddhism.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8
Grant, Beata, and W. L. Idema. Escape from blood pond hell: the tales of Mulian and Woman Huang. Seattle, Wash: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12
http://people.reed.edu/~brashiek/scrolls/Eseries/02/index.html

One Reply to “血盆狱:“女性不洁”在中国宗教中是怎样形成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